神佛以扶鸞教授眾生

 文化院立教之宗旨為道教,主祀汶羅清水祖師,祖師認為人間為惡,其因皆係「無知」,故以教育世人為職志。院內除一般信徒外,對有志求修之信徒,皆稱為「院生」,即「文化院的學生」,院生以祖師為校長,神佛為導師,而將文化院認同一所社會道德學校。學校的教育以修行為主,學術為輔,而「修行」涵蓋兩方面,其一是內修自己的涵養,即「自度」;其一是外行佈施慈善,即「度人」,兩者知行並重,內外不偏,以達「無為而所不為」的道家情操,積極進行宗教實務。

 神佛教授眾生乃採用「扶鸞」的方式,即以訓練有修的鸞生,利用靈覺領悟並應化神意,揮動鸞筆成文。由於神佛胸懷慈悲,態度客觀,凡事講理,遇事非但不用神權強人所難,且以啟發引導的方法鼓勵人發揮潛能,超越神佛經典。故研讀不同時空所扶的鸞文,可由多角度了解人生大道,一種普遍適用於眾生,不阻礙社會正常發展的真正大道,故以扶鸞作為教化的方式,是一種活知識的應用,不但可以因材施教,且可發揮適時應機的教化功能。

將本院有關教育的實施項目,分別說明如次:

A教學─目前於每週一、三、四晚上八時起以專題討論的方式作定期教學,亦配合特殊情形不定期教學。

教學範圍不拘─有道教常識,如已集結出版的《道典》、《道統》、《教學一百篇》等;宗教常識如《正時》、《朗照》、《益生》、《金蓮》、《寶德》等,除此外,更配合時局作時事分析、經典闡釋以及來自當時人、事、物的突發狀況解析。

教學形式不拘─有時每日一個主題,由院生發問或由神佛主講,再作闡示,如《我們的日課》、《教學百章》、《婦寶》等:有時同一主題,神人互相發表意見,如《百神論》、《慈典》等。 B濟世─乃以個案輔導的方式專為眾生釋疑解困的方便法門,於每星期二、五下午實施,亦可於規定時間外,應急申請。

濟世方式─對於求解個案,由院生依平日所學所悟實際應用,若無法圓滿,則再扶鸞情神輔導。

濟世效果─眾生的問題得到協助,也因神人對癥結的提出,得到相關的常識及心理的輔導;同時院生亦得到類似個案解決的方法,增加日常生活中處理事務的能力。

士女教育─對於院生中有發大宏願者,由院方組成士女團,每月第二、四週的週六至週日,作更深入的教學,另有不定期的密集教學或臨時為化解天災所作的名集。教學地點不限於課堂,時而投入大自然學習養生術,以鍛鍊體魄膽識,並 至國外外各地廟宇或宗教聖地作觀摩研究。

遊鸞─應各地宮堂廟宇的需要,以本院鸞團親赴該地扶鸞,一方面協助該廟釋疑及廟務問題,同時開解信個人問題,另方面宣導道教精義及拜神正確觀念。

渡亡─防範大型天災的發生,每年至少一次於國內外各地超渡亡魂,安撫魂魄,而在廿四小時誦經做法事的同時,分別由神鬼降鸞闡示,有關人與鬼神間的關係,以及靈魂觀念的探索。

著書─本院設有聖書出版社,每年不定期出版,三十三年來已著有七十餘冊各種道家及修持及慈善書籍,另於一九八○年創辦「關係我雜誌社」,每年定期出版四期,使一般社會人士及青年學子也能一窺道教風貌,同時在生活中融入道家人生哲理,一九九○年起又出版《進德修業漫畫》,及祖師傳奇漫畫,期以漫畫的活潑手法,給于兒童正確的理念,目前有十六冊出刊。

 扶鸞式的教育,雖是一種方便法門,然對於扶筆的鸞生而言,基本上也需具有高度的涵養,才有可能完整表達神意;而對於鸞門的學生而言,一篇大公無私、內容豐富的鸞文,亦須由人去細心體會並實踐出來,才真能感受到道理的珍貴、鸞理的奧妙。對於一般信徒而言,所謂「敬神莫求神,問神必有道」,先做好自己本份,再參問神佛道理,才免於迷失自己,自誤誤人。

 因此本院的扶鸞教育,每先從「認識自己」開始,人不瞭解自己,一切所為皆屬白費,一切知識亦無法應用。比如本院以前所組的「七真」,以及一草翁欲長期教授草藥養等,皆乏有真心發大宏願者,亦乏有恆心毅力排除萬難者,皆因俗務導至半途而廢,誠屬可惜!

聯合全省鸞堂實踐道家理念

 故本院為使扶鸞式的教育,更具功效,特於一九九一年聯合全省鸞堂發起成立「中國聖賢研究會」盼藉由該組織有系統的研究,實際發揮教化人心的教果。另外為開闊更寬廣的大道,主動接近群眾,本院更配合,「中華民國三清慈善會」在各地舉辦各種社教及文藝活動,對眾生作多媒體「寓教於樂」式的教化,也聘請學者專家展開各種修道講座,同時以獎學金的方式,鼓勵學生在學校成立道教社團,同時以獎學金的方式,鼓勵學生在學校成立道教社團,研究及實踐道家理念,凡此種種,皆是本院目前努力的方向。

 道教的教育無論扶鸞性質的也好、學術性質的也好,如能在進行教育當中,兼顧「學術」與「修行」,兩者並行,理論才能配合實際,則道教的道德教育才可能紮實於人間,增進人類福祉。